• 北區當舖
  • 中區當舖
  • 南區當舖

聯繫電話:(03)2222366
行動電話:(03)2222366
E-mail:
(03)2222366

公司簡介

我們聯想蘆竹當舖在民國1976年開始經營,那時候我們的分店在上海遍佈很多地方,下面我們來看看我們聯想當舖當時的一些記錄:
由於日子壹天天難過,不得不把物品送往聯想蘆竹當舖、靠壹點“當金”勉強度日的人越來越多,嗅覺靈敏的商人們很快便嗅出了其中的“商機”:花幾個錢,將那些當票收買過來,讓此票與物主永遠脫離關系,再轉手出賣,不就可以大賺壹筆了麽!於是,壹些商家——上有堂堂首飾店、金器鋪,下至舊貨店、紙煙攤等,甚至連普通住家也紛紛掛出“代客贖當”的招牌,據記者調查統計:整個上海灘,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這類“商行”,竟達5800多家!這壹行業迅速走紅,究其原因,是將物品送往當鋪,是當不到多少錢的,名義上“值十當五”,即價值百元的物品可以當50元,實際上往往只能到手三四十元,甚至還要低些;而壹旦過了期限又無力贖回,原物就歸商家所有了。在這種情況下,不少人自知無力贖回原物,情願出賣當票以減少損失;另外壹些人則手頭不寬,從“代客贖當”者手中買得當票後,再從當鋪贖出物品,雖然舊了些,卻比新貨便宜得多,何樂而不為呢?
有位記者先生,受朋友之托,要買壹只手表,於是,便從某“代客贖當”處買了壹張他們收下的當票,票面上寫的是只“雙騎馬十五鉆長方形手表”,當價12塊大洋,當票要售10塊大洋。經過討價還價,當票降為8塊成交。記者心中暗想,以20塊錢買壹只價值五六十塊錢的手表,還是挺合算的,交款後便拿著當票,興沖沖地去找票面上標明的那家典當行。
費了好壹番周折,終於在壹個偏僻的弄堂裏找到了那家當鋪:弄堂口睡滿了乞丐,弄堂裏的水泥路面也損壞了不少,所謂“當鋪”也是由住家改成,只在緊閉的門上漆了壹個黑色的“當”字。叩開大門,裏面出來壹個四十來歲的夥計,大概他正在打瞌睡,伸了壹個懶腰後,又費力地瞪起那雙睜不開的睡眼,冷冷地問:“什麽事?”
“贖當啊。”記者坦然回答後,不由暗暗慨嘆:從妳這副神情,也可以推想到,當初物主於困窘中拿著物件來求當的時候,妳的臉色還不知要難看到什麽樣子呢。咳,窮人做不得啊!接著,記者前腳跨進大門,夥計隨即“砰”的壹聲,將門關上了。屋內高高的櫃臺裏面,只有壹個十來歲的小學徒。於是記者又想:唔,看這架勢,妳這個所謂的“夥計”,或許就是這兒的“老板”吧?那夥計(或老板)自然不去理會顧客在想什麽,他從櫃臺下面的壹個大洞裏鉆進去,抹了幾下眼睛,將記者送上去的當票看了壹會兒,然後又將算盤滴滴答答地撥了好壹陣,才擡起頭來說:“利息3塊錢,存寄費1塊錢……”,這就是那時候的蘆竹借錢
記者無論如何也沒想到,物主拿了對方12塊當金,過了5個月,竟然要付3塊錢利息加1塊錢存寄費。然而,既已到了這個地步,只得壹並捧上16塊大洋,交給那個夥計。夥計又朝他臉上望了好壹陣,才轉身往裏門走去,足足過了壹刻鐘,才拿著壹個小白紙包,出來交給記者。記者打開壹看,那的確是只長方形的手表,只不過,表殼的四周已經生了不少黃銹,表面的玻璃還有條裂紋,表帶也舊得幾乎快要折斷了……總之,看到這只手表,立刻就會想到弄堂口的破損路面,與想象中的漂亮手表相差太遠了!記者與夥計交涉,說是我花了這麽多錢,手表何至於壞到這種地步?夥計立刻板著臉叱道:“胡說!聯想蘆竹當舖裏哪有弄錯物品的事情?妳自己不好好保管,怎能賴別人?”
既然錢與當票已經送過去了,那還有什麽好說的?記者只得自認晦氣,壹個轉念,又默默安慰自己:表殼和玻璃不好,只要內部機件好,也是壹樣的嘛,頓時,心裏又浮起新的希望,但把表拿到耳邊壹聽:咦,壹點聲息也沒有!心中壹慌,把撥發條的小螺絲轉了幾下,仍然沒有;再轉幾下,還是壹樣。
那個夥計卻早已不耐煩了,直著嗓子叫喚:“去罷!還呆在那兒幹啥?”
記者無奈,回身走出門來,站在高低不平的路面上,懷著壹線希望,打開後面的表殼,糟糕的是,壹個不小心,這小玩藝兒壹打滑,立刻將裏面藏著的零亂的小螺絲、小輪齒、小銅塊等,倒翻了壹地,只有那斷了的發條,像小蛇壹樣拖在外面,壹端還釘在輪齒上,不住地搖晃、抖動。那許多小零件都嵌進裂壞的路縫裏,再難收拾起來;倒是路邊許多賭畫片的小孩子,見此情狀,壹窩蜂地湧過來,趴在地上搶著撿拾。於是,記者花了24塊錢剛買來的東西,就算是送給孩子們作賭勝負的籌碼了。
倒黴的記者站在路邊輕聲嘆息:希望完了,理想中漂亮的“雙騎馬十五鉆長方形手表”,只剩下壹個生滿了黃銹的軀殼——朋友的事情沒辦成,還損失了不少錢……
後來,記者終於了解到:這些出賣當票的“商行”,往往和聯想蘆竹當舖串通起來,專門拿壞了的東西、破了的衣服來坑人、騙人;更有甚者,還印了許多假當票,到各處出賣。至於上當受騙者有多少,那真是難以統計了!